二手车商提供变身服务 下线出租汽车非法营业运

他说,他手中出售的出租车一般都会配上原装旧气罐,一个新气罐价格在4000元左右,但是在他这里安装的二手气罐的价格就便宜许多,一般都是出租车下线后流回来的旧气罐。

第二天,小狄付款后,开走了这辆车子。几天后,卖车男子提供了一张二手车交易发票,车价一栏变成了2万元。面对小狄的强烈质疑,对方解释说“做低车价是为了避税,对双方都有好处”。随后,他给了小狄一个贴着封条的车辆购置税档案袋,反复强调“档案袋必须交给车辆管理所才能打开,私自拆开将导致无法上牌”。

“一个月十几台不够卖”

当天下午6点左右,天渐渐黑了,记者发现,一辆没有牌照的待售普桑开进了附近涞亭南路888弄的三盛颐景园小区。

“我手里的下线出租车多着呢,不光是合肥的,还有全国各地的,价格根据使用年限的不同也不一样。”二手车市场一售车男子告诉记者。

“出租车一年360天几乎天天都在开,这样开5年,零部件损耗肯定很严重。”小狄说,他对于这辆车的发动机、刹车系统都心里没底,想去彻底检修一次,又怕要花很多钱,就这样一直拖着。

■惊人数据

无奈之下,李先生只得接受这个方案。接下来2天,其他5名卖车人陆续同意了这一方案,李先生和朋友一共损失近6万元。

售车男子有些自豪地向记者介绍:“你们看要是好的话就最好买下,这辆车还很便宜,要不说不定明后天就轮不到你了,我们现在的货源很紧俏的,一个月搞来十几台都不够卖呢!”说着还用双手的食指在胸前比划出一个十字:“光是今天上午,我就卖出去了两台,其中一个上月才在我这里买了一台跑黑车,14日天就被运管查扣了,所以今天又来买了一辆。”

[B][被骗经历一]

出租车停止营运后,会被如何处理?11月14日,有读者向本报报料,在十里庙二手车市场中的众多二手车中,还有大量下线出租车等待出售,此外售车者还提供改装、克隆成正规出租车的一条龙服务。一些几近报废的下线出租车在这里进行一番改装“克隆”后,成为假冒出租车,开始进行非法营运。记者走进二手车市,看到售车的广告牌上明目张胆地写着“可跑黑头车”的广告词。

小区物业工作人员说,因为离莘庄二手车市场很近,该小区至少租住着数百名倒卖二手车的黄牛,由此带来很多问题:有的一户人家租住着五六个人,经常喝酒喝到半夜,吵得别人无法入睡;更令物业头疼的是,很多黄牛都有好几部轿车,因抢占其他业主的停车位而引发的纠纷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面对物业人员的管理,这些黄牛轻则言语威胁,重则挥拳相向。

“不会是下线的出租车吧?”记者问。“怎么可能,我给你看行驶证,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是‘非营运’,你不放心,还可以在合同上注明,如果是下线出租车,我赔你钱。”这名中年男子说。

李先生最先选中了一辆红色普桑,卖车男子开价3.4万元,两人随后签订了一份机动车交易合同。为防止被骗,李先生特意在合同上注明:“此车必须是非营运车,如果是营运车,甲方赔偿乙方经济损失5000元”。

刚买的二手车还有3年就要强制报废 相比金钱上的损失,小狄更纠结于这辆二手车的整车性能和使用年限。

听说李先生还想再买几辆普桑,卖车男子又介绍了其他几名卖车人。就这样,李先生和朋友各买了3辆普桑,共支付近18万元。当晚,两人接到了一个座机打来的陌生电话:“他说我们被骗了,买的车子都是下线出租车。”

实际上,通过伪造行驶证、机动车登记证书,把“下线出租车”重新喷漆后,冒充私家车销售的情况在莘庄二手车市场周边一直存在。11月14日,刚做二手车生意不久的李先生和朋友,在该市场外面的马路边买了6辆二手车,结果都是下线出租车,损失6万余元。

去年年底,仅媒体报道出来的就有2例:去年10月,时先生花3万元买了一辆轿车,过户时才发现该车以前是出租车,距强制报废期仅剩一年半;1个月后,李先生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小狄纳闷的是,为什么这种通过制假来卖车的情况经媒体披露后,非但没有受到遏制,反而越来越猖獗?

制假后卖车越来越猖獗 被骗后,小狄上网查询才发现,通过伪造行驶证、机动车登记证书,把“下线出租车”重新喷漆后,冒充私家车销售的情况在莘庄二手车市场周边一直存在。

虽然小狄也曾怀疑里程表被动过手脚,但想想“2007年买的私家车差不多也就跑个十几万公里”,最终还是选中了这辆车。对方开价4.8万元,他还价到4.3万元,并签订了一份机动车交易合同。这份合同很简单,7项内容刚好填满1页A4纸。

花18万元买了6辆普桑 都是“下线出租车”[/B] 无独有偶,李先生刚做二手车生意不久,11月14日,他和朋友在莘庄二手车市场外面的马路上,一口气买下6辆桑塔纳,结果都是下线出租车。

小狄出了市场,走到旁边的顾黎路上,果真看到停了一排桑塔纳,“起码有十几辆,几乎都挂着鲁D牌照,车况都蛮新的”。最终,小狄看中了一辆八成新的黑色桑塔纳3000。卖车的中年男子说这辆车是2007年买的,只跑了6.3万公里。为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男子还主动出示了一本行驶证,使用性质一栏,赫然写着“非营运”。

当天,两人先到了莘庄二手车市场逛了一圈,觉得市场里的轿车车况不是很好。出了市场后,两人看到市场附近的马路上也停了很多辆待售的二手桑塔纳。“他们说市场里停不下,才把车子停到了马路边,手续跟市场里都一样。”

“好不容易攒钱买了一辆车子,结果只能开3年就要报废了。”小狄不干了,打电话质问卖车男子。“他说,他也是刚知道这辆车是下线出租车,为此还跟上家打了一架。”小狄要他当面把话讲清楚,对方又说自己已经回老家了,不在上海。再打电话,对方就不接了。

更令他崩溃的是,在办理行驶证时,当地交警部门在备注栏内注明:“强制报废期止:2013-08-18”。小狄一问才知道,国家关于汽车报废有关标准明确规定,出租车的报废年限为8年,即使转为非营运车辆,使用期也只有8年,到期必须强制报废。

档案袋中的机动车登记证书详细记录了这辆车的买卖历程:2005年6月17日,该车出厂;2005年8月18日,该车在上海被登记到徐某某名下,使用性质为“出租客运”,颜色为“红/灰”;2010年8月26日,该车被过户到王某名下,使用性质变成了“出租转非”,车牌号为鲁D,登记机关为山东省枣庄市公安局车辆管理所;2010年9月10日,该车颜色变更为黑色。

回到上海后,小狄找到了莘庄二手车市场的管理部门,管理人员说因为车子不是在市场里买的,所以发生纠纷不归管理处管,只能去打官司。

[B][被骗经历二]

11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莘庄二手车市场,发现市场正门口对面的马路上,确实停着好几辆桑塔纳轿车,挡风玻璃上均摆放着“此车出售”的广告牌。只要看到记者驻足观望,马上就会有人凑过来介绍:“私家车,很划算的。”

今年10月底,在莘庄旧机动车交易市场(以下简称“莘庄二手车市场”)外的马路边,狄先生花了4.3万元,买了一辆二手桑塔纳轿车。卖车人曾多次承诺,这是一辆“2007年买的,只跑了6.3万公里”的私家车,同时出示了行驶证。

11月初,小狄回老家上牌,当地车管所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这辆车的使用性质为“出租转非”,这辆“只跑了6.3万公里的私家车”前身是一辆营运了5年的出租车。

为了多赚点钱,小狄打算买辆二手桑塔纳轿车,空闲时帮厂里送送货、跑跑业务,增加一点收入。10月底,他到顾戴路上的莘庄二手车市场挑车子。在市场里兜兜转转,只看到了几辆桑塔纳。这时,有“好心人”提醒说,二手车市场外面的马路上也停了很多辆二手桑塔纳,车况都很好。

后来,小狄和朋友又去了市场几次,但一直没有找到那名卖车男子。

然而,11月初,当狄先生回老家上牌时,却被当地车管所告知这辆车曾是一辆营运了5年的出租车,虽然使用性质已变更为“出租转非”,但距离强制报废期已不到3年。

■记者调查:

一般情况下,一辆运营5年的出租车行驶里程约几十万公里,市场价不过一两万元。而这辆车从8月26日被收购到10月底卖出,短短2个月净赚了2至3万元。

实际上,这份买卖历程刚好对应着黄牛的敛财之路:2010年8月26日,黄牛先是低价买下这辆下线出租车,过户到王某名下,把轿车的使用性质从“出租客运”变成“出租转非”,然后再重新喷漆、制造假的行驶证,冒充私家车高价兜售。

接到这个电话后,李先生和朋友一宿没睡好。第二天,两人再次来到莘庄二手车市场附近,寻找那几名卖车的男子,但最终只找到了其中一人。在李先生的坚持下,对方答应退款,但要收取1万元的违约金。因为合同中约定“自乙方验车无误并向甲方交付车款后,不得以任何借口拒绝购买车辆,否则将追究乙方违约责任,甲方按车价款50%收取乙方的违约金”。

行驶6.3万公里私车是跑了5年的出租车[/B] 狄先生,24岁,来上海六七年了,在一家包装材料厂打工,月收入1600元左右。这几年,他一直省吃俭用存钱,打算回农村老家盖幢瓦房,把女友娶回家。

本文由58彩票app发布于汽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二手车商提供变身服务 下线出租汽车非法营业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