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骑车” 让“最严”交规效果打折  【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并排骑车的人,应在距他们较远时就鸣喇叭提醒。如果骑车人没有做出避让发应,依旧我行我素,也就不要指望他们主动避让,应立即减速慢行,伺机从其左侧超越。这些喜欢并行骑车的人,往往安全意识差,根本就无视机动车,就算明知机动车紧随其后,也是假装不知,甚至故意气人。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在城市街道或较宽阔的乡村公路上互相追逐嬉闹的毛头男孩,应及时鸣响喇叭,制动减速。这些孩子虽然骑车技术较好,但行驶速度也较快,追逐时常与机动车辆争速抢道。

地点:西大望路与通惠河北路辅路交口处

二、并排骑车,减速慢行

开车上路,如果遇上风、雨、雪、雾等恶劣天气时,对周围骑车人的安全一定要格外留意,以防他们自己摔倒滑滚到你的车下。因为这种恶劣天气,骑车人的视力受到限制,很难注意到左右和后面的情况,耳朵听力也不佳,所以驾驶员应特别当心。此外,有些城市的街道往往利用种植“分道树”分道,而分道树对骑车人的横穿没有多大阻挡作用,并且树干、树丛形成屏障,使驾驶员对骑车人的观察受到影响和限制,此时驾驶员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适当减速,在非禁止鸣号地段要鸣号,在对面无来车情况下,不宜过于靠边行驶,并尽量利用树木空隙向外观察。如果发现非机动车道有障碍或拥挤时,就要提防骑车人突然窜入机动车道,随时做好避让或停车的准备。

绿灯刚亮起,她依然没舍得把手机揣进大衣兜里,右手捏着手机,右臂虚搭在车把上,靠左手控制行车方向。骑到马路中间,她丝毫没有预兆地直接左转,视线依然关注在手机屏幕上。刚刚起步的机动车纷纷跺下刹车。

七、骑车嬉闹,鸣笛减速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骑车人在机动车之间“见缝插针”或“横行霸道”,有的甚至逆向而行和强闯红灯,机动车还是保持宽容对待,不要与其争速抢道,也不要与其交锋赌气。毕竟,开车的都受过交通培训而骑车的都是“无证驾驶”;毕竟,机动车违法了有交警管,而自行车没人管已经自由惯了。

最严交规出台后,开车人都知道闯黄灯要被扣分,但非机动车是否也应该参照机动车的规定,一看到黄灯就停下来呢?

有些城市的街道往往利用种植“分道树”分道,而分道树对骑车人的横穿没有多大阻挡作用,并且树干、树丛形成屏障,使驾驶员对骑车人的观察受到影响和限制,此时驾驶员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适当减速,在非禁止鸣号地段要鸣号,在对面无来车情况下,不宜过于靠边行驶,并尽量利用树木空隙向外观察。如果发现非机动车道有障碍或拥挤时,就要提防骑车人突然窜入机动车道,随时做好避让或停车的准备。

八、骑车乱穿,宽容对待

时间:1月4日14时40分

三、脱把骑车,提前鸣笛

四、骑车带人,鸣号减速

处罚不严使得骑车人的违规越来越多。随着科技的发展,对交通违规的处罚越来越依靠探头等装置,以前都在路口指挥交通的交警现在更多是在路上执勤或忙于处理各种交通事故。非机动车的违规探头照不到,交警看不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层交警坦言,非机动车不是目前交通处罚的重点。

目前,像北京这样限制摩托车保有量的城市多会出现电动自行车泛滥的情况,电动自行车虽名为自行车,可是车速一点不比摩托车慢,而且由于电动自行车是电力驱动,行驶噪音极小。当电动自行车从爱车身旁驶过时,驾驶员几乎不会注意到它。尤其是汽车从路边起步驶入机动车道的过程中更要注意路上同侧行驶的电动自行车。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骑车带人的情况,应提前鸣号示意,同时放慢速度,确认自行车的行驶状态稳定时,可从其左侧慢速通过;如果发现自行车前方道路有障碍时,要小心自行车突然拐向路中,或者乘坐人突然跳车。这些骑车带人的情况,都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事情,很多人似乎见怪不怪。其实,骑车带人存在的安全隐患极大,本身自行车就是稳定性很差的车辆,这样再带上一个人,安全系数就更低了。

毛保华说,每一类交通主体都有自己的路权,有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他们要按照交通标识和规则来行驶,这样才能避免各个主体在交通行驶中的时间、空间冲突,最大限度地发挥最严交规作用。

无论是否赔得起,驾驶员开车行驶在路上都追求驾驶的安全。在道路交通中,汽车作为强者,如果与非机动车或者行人发生碰撞,可以对其构成致命的伤害。在人车混行的道路上,尽量离路边的骑车人远点,向路的中间靠。如果你没把握,不要紧别害怕,因为对面的来车会躲你,而骑车人是背对你的,不但不能躲你,说不定还会向你晃动,得给他们留出余地。

六、学骑车的,试探通过

最严交规实施后,各大路口黄灯亮起时,一脚刹车,机动车齐刷刷停下,但总有自行车、电动车、三轮车、摩的等无视信号灯快速驶过,闯完黄灯闯红灯,让另一方向正常行驶的汽车不得不减速慢行,甚至刹车为其让道。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在城市街道或较宽阔的乡村公路上互相追逐嬉闹的毛头男孩,应及时鸣响喇叭,制动减速。这些孩子虽然骑车技术较好,但行驶速度也较快,追逐时常与机动车辆争速抢道。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单个骑自行车的人,应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防止骑车人突然摔倒,出现危险。这些单个骑车人在人流车流中常常会突然改变行车路线,像条鱼一样,有空就钻,有缝就挤,这很不利于行车安全。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毛保华常年研究城市缓堵课题。对于“中国式骑车”现象,他认为产生原因很多。其中一点就是骑车人从心理上认为机动车不敢撞他,而且大部分骑车人知晓我国目前现行法规政策对于弱势群体的保护内容。

六、学骑车的,试探通过

开车上路,如果是夜间遇见骑车的人,不要动辄就用远光晃前方的自行车。在不禁止鸣笛的地方,勤按喇叭要比乱晃大灯礼貌得多,也管用得多。

各行其道才能发挥“最严交规”作用

结语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双手脱把玩酷的骑车人,应提前鸣号,减速跟行,并注意观察骑车人前方的道路情况,做好其“人狂没好事”而突然摔倒的防范准备。超越这种车辆时,应选择较宽阔的路面,尽可能拉大与其之间的横向间距。这些喜欢双手脱把,用身体感觉来保持平衡骑车的人往往很楞很愤青,没必要跟他们计较。

现象:自行车也抢灯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双手脱把玩酷的骑车人,应提前鸣号,减速跟行,并注意观察骑车人前方的道路情况,做好其“人狂没好事”而突然摔倒的防范准备。超越这种车辆时,应选择较宽阔的路面,尽可能拉大与其之间的横向间距。这些喜欢双手脱把,用身体感觉来保持平衡骑车的人往往很楞很愤青,没必要跟他们计较。

三、脱把骑车,提前鸣号

记者查询发现,目前办法规定,非机动车驾驶人还有可能被处以50元罚款。比如非机动车进入高速公路、城市快速路或者其他封闭的机动车专用道的;醉酒驾驶非机动车的。对自行车、三轮车加装动力装置的,有关部门除给予罚款处罚外,还会责令拆除加装的动力装置并予以收缴。

四、骑车带人,鸣笛减速

二、并排骑车,减速慢行

时间:1月3日19时45分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骑车人在机动车之间“见缝插针”或“横行霸道”,有的甚至逆向而行和强闯红灯,机动车还是保持宽容对待,不要与其争速抢道,也不要与其交锋赌气。毕竟,开车的都受过交通培训而骑车的都是“无证驾驶”;毕竟,机动车违法了有交警管,而自行车没人管已经自由惯了。

一、单人骑车,保持距离

地点:东二环辅路雅宝路附近

开车上路,尤其是到了穿村而过的公路时,容易遇见学生学骑自行车的情况。这时驾驶员应在减速的同时,试探性地接近,待其空出足以宽松超越的路面时,再行超越。这些学车的孩子大多年幼,没有交通知识和安全意识,常常行驶失去控制,当路摔倒。一旦发现有车辆驶来,他们容易无所适从,慌不择路。

九、夜遇骑车,注意灯光

非机动车闯灯罚20元

九、夜遇骑车,注意灯光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骑车载物的,通过时应提前鸣号以引起对方注意,超越时应根据其载物的大小长短拉大与其之间的横向间距,并做好制动停车准备。这些骑车载物的,经常可以看到,骑推并举,忽忽悠悠,在路上吃力地走着,对路人和机动车都是极大的安全隐患。

能否闯黄灯难住骑车人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单个骑自行车的人,应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防止骑车人突然摔倒,出现危险。这些单个骑车人在人流车流中常常会突然改变行车路线,像条鱼一样,有空就钻,有缝就挤,这很不利于行车安全。

五、骑车载物,拉大距离

在东四十条桥上,直行红灯亮起,这位骑车人脚下丝毫没停顿,也没有任何手势,直接拐入了环岛。一辆打算右转的银灰色本田赶紧一脚刹车,停在路上。四五辆小轿车顺序拐弯,这位骑车人就以脚当闸,两车之间稍有空隙,就猛蹬地面冲过去。

开车上路,如果是夜间遇见骑车的人,不要动辄就用远光晃前方的自行车。在不禁止鸣笛的地方,勤按喇叭要比乱晃大灯礼貌得多,也管用得多。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并排骑车的人,应在距他们较远时就鸣喇叭提醒。如果骑车人没有做出避让发应,依旧我行我素,也就不要指望他们主动避让,应立即减速慢行,伺机从其左侧超越。这些喜欢并行骑车的人,往往安全意识差,根本就无视机动车,就算明知机动车紧随其后,也是假装不知,甚至故意气人。

现场

开车上路,对周围骑车人的安全一定要格外留意,如果遇到雷雨天气,更应注意,以防他们自己摔倒滑滚到你的车下。另外,这种恶劣天气,骑车人的视力受到限制,很难注意到左右和后面的情况,耳朵听力也不佳,所以驾驶员应特别当心。最后,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行驶在人车混合路面驾驶员都要提高十二分的警惕,小心驾驶比秒交通事故发生。

七、骑车嬉闹,鸣笛减速

地点:北京站街和长安街交叉十字路口

常有朋友在买车前交流未来驾驶汽车在路上行驶的注意事项。他们经常谈论的一个话题就是“撞什么千万别撞人”,从新交法实施到现在对交通事故中受伤的人员的人文关怀赔偿已经是车主们原来越重视的问题了。“现在医药费那么贵,真赔不起啊”曾经有车主语重心长的说。

开车上路,尤其是到了穿村而过的公路时,容易遇见学生学骑自行车的情况。这时驾驶员应在减速的同时,试探性地接近,待其空出足以宽松超越的路面时,再行超越。这些学车的孩子大多年幼,没有交通知识和安全意识,常常行驶失去控制,当路摔倒。一旦发现有车辆驶来,他们容易无所适从,慌不择路。

如何在最严交规下治理“中国式骑车”。毛保华建议,出行者都要建立路权的概念,驾车人、行人、骑车人都遵守各自的规则,违反规则就应该接受惩罚。有关部门应该给非机动车统一上牌照。“早些年,在北京骑自行车都要上牌照,路上处罚也比较密集,那时候整个自行车的出行秩序还比较好。但是最近几年,电动车、小三轮上路都不用上牌照,这样不便于管理,对于骑车者而言,他们的权益也无法得到保障。”

常有朋友在买车前交流未来驾驶汽车在路上行驶的注意事项。他们经常谈论的一个话题就是撞什么千万别撞人,从新交法实施到现在对交通事故中

十、特殊情况,更加当心

观点

十一、电动自行车,千万当心

南北向红绿灯由黄转红,4位骑车人单脚踩地,在路口往东张望了一下便继续骑。3辆从东驶来的小汽车的刹车灯都亮了一下,车速稍缓。

十、特殊情况,更加当心

骑车人猛于开车人

一、单人骑车,保持距离

少见处罚骑车人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骑车载物的,通过时应提前鸣号以引起对方注意,超越时应根据其载物的大小长短拉大与其之间的横向间距,并做好制动停车准备。这些骑车载物的,经常可以看到,骑推并举,忽忽悠悠,在路上吃力地走着,对路人和机动车都是极大的安全隐患。

极少处罚为骑车人壮胆

五、骑车载物,拉大距离

日前,记者在不同时段走访了崇文门、东直门、平安大街、长安街、长虹桥等大型十字路口或重点道路发现,最严交规带来的交通安全效果在“中国式骑车”面前被打了折扣。

八、骑车乱穿,宽容对待

东西向交通信号灯变红,一位穿着红色羽绒服的骑车人歪着身子骑在车上,左手扶着车把,右手拿着手机,专注地看着。偶尔,她会抬头张望一下信号灯。

开车上路,如果遇见骑车带人的情况,应提前鸣号示意,同时放慢速度,确认自行车的行驶状态稳定时,可从其左侧慢速通过;如果发现自行车前方道路有障碍时,要小心自行车突然拐向路中,或者乘坐人突然跳车。这些骑车带人的情况,都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事情,很多人似乎见怪不怪。其实,骑车带人存在的安全隐患极大,本身自行车就是稳定性很差的车辆,这样再带上一个人,安全系数就更低了。

对于近期热炒的最严交规,毛保华认为,无论是闯黄灯罚6分,还是开车打手机罚2分,其实都是力图发挥理念上的警示作用,它传递出一个信号,大家都要遵守交规,树立更好的交通理念,只有这样,最严交规才能真正发挥作用,每个交通参与者才能享受更好的交通状况。

“中国式骑车”和红绿灯无关,只要马路在那里,骑车人甚至无需凑一拨儿,“单兵”也能在车海中随意穿梭,非机动车闯灯、边骑车边发短信等现象并不罕见。

按照这个办法,驾驶非机动车罚款20元的行为还包括:违反限制通行规定的;在非机动车道内逆向行驶或者违反规定在机动车道上行驶、停车滞留的;违反路口通行规定的;在人行道、人行横道上骑行的;行经人行横道未避让行人的;突然猛拐或者在其他车辆之间穿行的;扶身并行、互相追逐或者曲折竞驶的;牵引、攀扶车辆或者被其他车辆牵引,双手离把或者手中持物的等等。

此时,路面上车流顺畅,只有这位骑车人仿佛“流动的红灯”。每当他经过主路的进出口时,就会霸占着惟一的直行道,这条车道的机动车只能踩刹车,等待他先行。

“交通规则意识淡漠,路权的概念尚未建立,加之之前一些人误读了所谓的照顾弱势群体,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非机动车的违法,导致了‘中国式骑车’现象越来越普遍。”毛保华说,北京部分信号灯较长,骑车人本着节省自己时间的角度出发,会闯灯。还有的时候,路面上交通标识并不清楚,位置不合理不醒目,甚至是设计不合理,骑车人弄不清楚如何走才正确。

经常开车从此处经过的市民王先生抱怨说:“每次经过这个路口,我都不敢开过20迈。你永远想不到什么时候就冲出来一辆自行车或摩的。”

记者在北京市交管局官方网站查询到“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这款从2005年1月1日起实施的法规中明确注明,非机动车闯灯罚款20元。

不过最近几年,马路上已很难看到交警处罚非机动车违规。一位女士坦言:“我都快60岁了,以前路上有交警管着,机动车也少,大家骑车都算规矩。现在机动车多了,交警管汽车还顾不过来呢,谁还管自行车啊。看着没车,就赶紧骑呗。”

过了马路,骑车人一转把,直接逆行骑上了辅路,继续在夜色中骑行。

“嗨,知道红灯停绿灯行就成了呗,骑个自行车哪还有那么多规矩!”一位骑着电动三轮车的小伙子嘴一撇,对这些问题不屑一顾。

记者在小街桥、东四十条桥等4处交通路口采访了25位骑车人,所有骑车人都表示知道闯红灯是不对的。但“非机动车能否闯黄灯”,几乎难住了所有骑车人。

时间:1月4日18时30分

很多骑车人其实说不清非机动车应当遵守哪些交规,如果违反了会受到什么处罚。

再往南还有一条西向东的辅路。车辆穿梭,4位骑车人“勇敢”地往前蹭。一辆红色SUV刚开过,后面一辆黑色丰田反应稍慢,一位穿着灰色羽绒服的电动自行车骑车人瞅准机会,一下子钻了过去。吓得丰田车一个急刹,女司机一个劲儿地拍着胸口,狠狠瞪了骑车人一眼。

调查

现象:边骑车边发短信

“这可真悬啊。”市民张先生驾驶私家车,正在等南北向的绿灯。他说:“早上,我在朝阳门南小街也碰到这么一位。由于路边停放了不少小汽车,所以骑车人都会侵占一部分机动车道,但是大家都还算并行不悖。一位女士骑着车突然掏出手机,低着头专注地发短信,车突然就往机动车道拐了过来,吓得我赶紧减速,下意识地往路中间避让了一下,好在边上没车,否则肯定剐蹭。”

雅宝路附近的二环辅路上,非机动车道内空空荡荡,一位穿着黑色羽绒服的骑车人戴着耳机,在机动车道悠闲地骑着车,车把不时左摇右摆,仿佛和着音乐的节拍。从他身边开过的机动车几乎都会鸣笛提示。

现象:借道骑车“理直气壮”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骑车人经常冒险跟交警“打游击”。

市民孙小姐回忆:“我上初中的时候,经常跟同学们相互骑车带人。快到路口了,我都要跳下车,自己过马路,然后再蹿上车。当时还有不少‘馊主意’躲避处罚,比如被警察抓住了,被带的人就要装作脚崴了。”

管理上的不明确恐怕也是造成“中国式骑车”的原因之一。

本文由58彩票app发布于驾考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式骑车” 让“最严”交规效果打折  【